• 2134阅读
  • 1回复

丨烽丨——背景暨固定名录

楼层直达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196
年龄
1
剧情
1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0
— 本帖被 书念清商 执行置顶操作(2011-05-21) —

大戏背景

一、前情提要
  隆祚年间,大靖国富兵强,临境之邦除大昊外,皆归附为藩。隆祚二十一年,时隆祚汗下诏择贤建储,适逢皇三子英郡王屠科尔沁及南人辛淮案不决,沸沸扬扬,立储之事暂搁。
  其后数年,隆祚汗持续发展内政,逐渐收归旗权交付年轻皇子,削弱大靖自立国以来几大家族势力,致使包括和王一脉在内的亲贵们暗自不满,有传隆祚二十四年,正蓝旗都统领兵屠村一案,牵连和王继洵亦属隆祚汗集权之故。


二、剧情背景
  大昊自隆祚二十六年九月,简王福晋秦氏伉俪省亲遇刺后与大靖冲突再起,为求制压大靖,与朝鲜多有来往。而蒙古自太祖太宗时期归附,数十年来皆为大靖重要盟邦,后宫之主多出自蒙古各部,渐有尾大不掉之态。隆祚汗对蒙古日益忌惮,虽明处仍是每年会见诸王公以显重视,和亲之举未减,却于朝政之上多方打压,削弱蒙臣之权,多用满臣。
  于此朝中派系渐生,隆祚汗一手扶植多名满汉之臣助其整顿朝政压制蒙古,世称新派。太祖太宗时延传而下的八旗权贵称旧派,旧派多与蒙古有亲,仍心怀数朝以来一举入关平定中原的大业,与新派龃龉。
  新派打压蒙古策略功效小有所成,大有挥军西进,一举安内之意。恰此年春夏之时,各地天灾多生,先有春汛大涝,后逢大旱,伤亡惨重,哀鸿遍野,春夏作物歉收;秋冬之际,又是暴雪连日,致使民生艰困,无暇外顾。
  十二月,灾情态势已趋稳定,又近年关,举朝称善。然于此时,州县奏报本年府库资产伤损之题本各自到京,朝中渐成风传,乃隆祚汗厉于攒权,罔顾先祖志业,致使天怒人怨。同时,蒙古欲趁此之机喘息,进而再获要位,科尔沁亲王萨勒四位子侄贝勒各自遣使上奏要求晋封爵位,隆祚汗悬犹未决。
  其外,为求平息灾患,隆祚汗有意祭天,旧派蠢蠢欲动,新派为保己势,亦是多有运作。新派、旧派再成倾轧之势。恰值此时,朝鲜大王崩殂,世子师乃老论一脉,多为亲昊之人,世子即位极有可能再奉昊为正朔,而世子并非嫡出,以领议政为首之少论恐老论得势有意迎嫡次子信成大君返国为王。


八旗
正黄(45个牛录)、镶黄旗(20个牛录)主:隆祚汗爱新觉罗毓璘
正蓝旗(21个牛录)主:旗权还归于汗
正白旗(18个牛录)主:隆祚汗四子多罗贝勒爱新觉罗传啟
镶白旗(15个牛录)主:隆祚汗六子多罗纯贝勒爱新觉罗传敦
镶蓝旗(33个牛录)主:多罗平郡王爱新觉罗传攸
正红旗(25个牛录)主:隆祚汗五子多罗嘉郡王爱新觉罗传敬
镶红旗(26个牛录)主:隆祚汗三子多罗英郡王爱新觉罗传敏

前 传
  东北,满族分布居地。初时,各部连年动乱,兀儿部首领爱新觉罗尚里趁势而起,率部而战,多部降归,兀儿部渐大。传至长子爱新觉罗衍嶂,与弟爱新觉罗衍岷携手而战,东北一统。公元1616年,衍嶂于沈阳城称汗,建立大靖,改元天修,史称“天修汗”。次年,天修汗赐胞弟衍岷和硕亲王爵,封号和,世袭罔替。天修四年,衍嶂将满洲诸部收编,首创八旗制度:其中以正黄、镶黄、正蓝为上三旗。是时,汗帝亲领正黄、镶黄,以正蓝、镶蓝二旗赐和硕和亲王,明谕世袭皆循,非乱不可轻改,正白、镶白、正红、镶红四旗归原部族首领。次年,改元开建。
  开建五年,和硕和亲王爱新觉罗衍岷薨,汗谕正蓝旗归其长子,袭爵和硕和亲王,次子赐多罗郡王爵,封号平,领镶蓝旗。年底,帝渐衰,以计除正白、镶白、正红、镶红四旗主,四旗暂由大汗亲领。开建十七年,喀尔喀蒙古战事爆发,皇长子、皇三子、皇四子领军而战,然不敌,靖兵败退,三子皆殁。天修汗不顾众劝,抱病亲征,虽退喀尔喀蒙古,却中箭病笃。汗驾返途中,六王离京迎驾、亲视汤药。未几,天修汗病情急转直下,弥留之际,召正蓝旗旗主和硕和亲王爱新觉罗兴晙于前,代书遗诏,传位皇六子爱新觉罗兴昱,将正白、正红二旗交予皇十五子爱新觉罗兴曦,封和硕锐亲王;镶白、镶红旗交予皇十六子爱新绝罗兴曜,封多罗理郡王。
  开建十七年冬,天修汗驾崩,谥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武皇帝,庙号太祖,六王兴昱继汗位,次年改元太昌。三月,以兴曦、兴曜二弟少不更事,无以承汗父遗志为由,夺正红、镶红二旗,正红旗改交其异母兄和硕宣亲王爱新觉罗兴曇,镶红旗交皇长子多罗谨郡王爱新觉罗毓琦。太祖之死,世说纷扰,太昌汗为巩汗位,行议政王大臣会议制,以正蓝旗旗主和硕和亲王爱新觉罗兴晙、镶蓝旗旗主多罗平郡王爱新觉罗兴晔、正红旗旗主和硕宣亲王爱新觉罗兴曇为议政王共同领政,史称“一汗三王”。
  太昌汗尚战,历十余年收科尔沁、平喀尔喀,并与准噶尔蒙古签订协议,至此靖朝版图大定。而南方边境纷扰渐起,汗屡行和亲之举,以安蒙古各部。太昌十八年,汗亲临南方关隘督战,皇次子、皇五子伴驾,却因用兵失当致败,皇次子、皇五子战死,太昌帝负伤返京。后数年间,大靖汗国对南方边境采消极态度,太昌汗龙体亦一蹶不振。太昌二十年,皇长子病殁,汗以镶红旗交皇三子,并以监国托之,皇七子傍习政务,遇不决之事,凭“三王”会议。

第一期
  太昌二十四年,南方边境战火又起,皇三子意图大位多时,视嫡生皇七子为阻碍,遂串通与其有染之侧妃李佳氏,说服太昌帝使皇七子出征,欲使借刀之计。汗有感时日无多,欲除多年心头之患和硕锐亲王爱新觉罗兴曦、多罗理郡王爱新绝罗兴曜。六月,旨以和硕锐亲王、多罗理郡王征南,皇七子、皇八子押后运粮。
  八月,运粮军队莫名遭袭,皇七子遭一箭毙命,皇八子拼死偕馀众及时至南征大营。二王一鼓作气,大败南朝,自此声名鹊起。太昌汗受丧子失志打击,沉疴难愈。
  太昌二十四年十月底,胤郡王紧闭城门率两红旗行逼宫弑父之逆,宣王世子夺正红兵权,开城汇同锐、理二王勤王护驾。抵宫时太昌汗已崩,正蓝旗事涉其中。和、胤二王入狱,胤王畏罪自尽。
  書载:太昌二十四年,大汗驾崩,遗诏皇十二子继位,追封皇七子亲王爵,赐皇八子多罗郡王爵,封号豫,赐皇十一子和硕亲王爵,封号寳。多罗平郡王升和硕亲王,新汗年幼,诸事不决可倚重议政王大臣。鑑於史,其母博尔济吉特氏行殉葬之礼。后数日间诸王廷议:和硕亲王兴晙,谋逆弑君属实,论罪当诛,恩赐自尽,子嗣皆迁往穆陵守陵,世子仍袭和硕和亲王爵;多罗郡王毓瑀,夺爵抄家,其子年幼免罪;两红旗所涉将领,除胤王亲信十七人立斩,其余诸将不予追究。

第二期
  新汗持服二十四日后登基,改元载政,諡大行汗王: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敬敏昭定隆道显功文皇帝,庙号太宗。尊太宗大妃为母后皇太后,追谥生母博尔济吉特氏孝懿文大妃。母后皇太后以新汗年幼为由,命和硕锐亲王为摄政王,多罗理郡王、多罗豫郡王、宣亲王世子共为辅政王,佐理政事。原和亲王所领正蓝旗改赐寳亲王,已革胤郡王原领镶红旗赐豫郡王,已故和硕宣亲王追谥“直”,世子降袭郡王爵,领正红旗。
  太昌二十四年十二月,贺新汗登基,彰显新朝声威,命藩部皆遣使朝贡。趁年末之际,母后皇太后有懿旨召八旗亲贵之女入宫过节,一时朝中皆纷纷传言此乃为新汗、豫郡王及寶亲王选妻之举,另各部朝贡之馀,亦为和亲之事而来。喀尔喀蒙古亲王之女入大靖境内,竟遇匪徒袭击,且原要许配之皇七子已薨,若不能妥善处理此事,恐喀尔喀蒙古生变。
  载政元年正月,蒙古诸王子到盛京,宫内又因年节热闹非凡,内廷外朝忙得人仰马翻。锐亲王以摄政王之威把持朝政,其馀诸王形同虚设,其又以喀尔喀公主遇袭一事藉口胤王馀孽所为,欲大肆更替朝中官员,一时朝廷内人心惶惶。新汗遇丧母之痛,登基后又形同傀儡,心多有怨而郁郁寡欢。

第三期
  载政元年五月初,摄政王同理郡王率两白旗南征,大靖政归新汗,仍留豫王、宣王辅政。同日,母后皇太后懿旨喀尔喀格格指婚多罗豫郡王,然因喀部格格自入京以来,羸弱多病,经久未愈,婚期延缓,仍居颐和殿修养,使节离京;科尔沁公主赐婚时多罗寳郡王为嫡,定九月完婚;又世传太后欲以董鄂长女为螟蛉之女,许嫁科尔沁世子,此谕未出时遭载政汗阻拦,未果。自此期起,太后常欲为汗择妃选秀,汗弗允,两人僵持。
  八月,宣郡王猝薨,谥“肃”,由寶王补故宣肃郡王辅政之职,领正红旗。载政汗掌政、母后皇太后垂帘,欲削锐王朝中之势,改豫、寶两王为议政王,重起议政王大臣会议。

第四期
  载政二年,载政汗遇刺宫中,幸无伤,以准噶尔质子主事,逐其出境以平朝中纷言。锐王战南境而归,理王死沙场,追理庄亲王厚葬。寶郡王以前事怀恨,于朝中暗植己势,欲起事败漏,圈禁府中。旋,母后皇太后下旨,载政汗迎董鄂朝岚为大妃,朝中气氛诡谲,议论纷纷。载政二年冬末,载政汗暴毙宫中,锐亲王偕众王公拥戴寶王继位,翌年改元隆祚,尊载政汗继天开运受中居正保大定功圣智诚孝信恭宽毅皇帝,庙号穆宗。隆祚汗即位不久,锐亲王便以病由辞摄政及旗主,隆祚汗允之。隆祚汗革新政治确立皇权,削旗主实职,废议政王会议,以内阁主政,由汗亲领之。对外与边境之邦皆和,对内致力内政,执法甚严,朝中虽风行鹤戾,然在其严刑竣法之下大靖政稳国富。
  隆祚二十年冬,隆祚汗分封仅有六位皇子爵位,入朝参政,再明谕有鉴于史,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众皇子渐成,赖大靖祖例,君位不以长嫡,凭贤而立,今以诸子视事,自中择适者立之。谕令颁下之后,朝野议论纷纷,有心之士也蠢蠢欲动,朝堂与后宫渐渐再起不宁氛围。
  隆祚二十一年春,准噶尔犯科尔沁边境,皇三子传敏奉旨出征,为退准噶尔,屠杀准噶尔所占之科尔沁部落,生人尽灭。归朝途中,理王毓璁预谋造反败漏,革爵论斩,朝野对屠城有不满者,多言屠城之举乃皇三子与理王共谋,为使科尔沁与大靖生隙。春末,南人辛淮集京内南朝来民成社,以传续大靖内南朝文化,三月中旬,两黄旗奉令剿之,逮首领辛淮等人,查获各式南朝书籍,多有毁谤不敬之言。三月下旬,朝中有本弹劾多有大臣涉及此会,矛头指向内阁侍读学士来归南人洪段,洪段素与皇长子近,朝野虽多忌言,然仍有谣传皇长子亦涉此会。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196
年龄
1
剧情
1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5-05
固定名录

固定名录【隆祚二十六年十二月】

写在前面的话:开放角色以蓝色表示;已有角色以红色表示;已亡角色以银灰色表示;NPC角色以绿色表示



【太宗子嗣】

和硕豫隐亲王 爱新觉罗毓玠(殁)
隆祚三年获罪遭夺镶红旗权,圈禁于府,妻入隆祚汗后宫。其后表现一派淡泊,隆祚十五年解禁,仍为闲散宗室。隆祚二十四年,因病逝,追赠亲王爵,谥隐。

隆祚汗 爱新觉罗毓璘 42岁
大靖太宗第十一子,于十五岁时即汗位,生母出自蒙古科尔沁部落,但自隆祚十七年,孝庄文大妃薨逝后,渐生平定蒙古之心。隆祚二十一年,多罗郡王传敏屠科尔沁一城,隆祚汗为平蒙古诸王之怨,鞭笞三子,深觉掣肘,最终将母族视作心腹首患。

【隆祚汗后宫】

大妃 博尔济吉特阿布 44岁
载政元年与时为寶亲王的隆祚汗完婚,隆祚汗立为大妃。育有皇次子、皇五子、皇九子、皇五女。隆祚三年皇五子不久,次子随殁,受沉重打击,与皇五子疏远。隆祚九年生皇九子,与已故皇次子同月同日而生,深得疼爱,未料七岁出天花而病殁。十二年得皇五女,极爱之。平素只与关雎宫侧妃交往甚多,却时常往来衍庆宫庶妃之处。隆祚二十一年,传敏屠城后,随着隆祚汗对蒙古的日益忌惮,早已心知肚明却无能为力。


关雎宫宸妃 博尔济吉特绿萼(殁)
本定下嫁太宗七子,无奈皇七子突遭变故,在将要抵京之时又遭不明匪徒袭击,抵京后为安全之因暂居宫中,因识得时为寶亲王的隆祚汗。载政元年许嫁多罗豫郡王,却以病推迟,至载政二年完婚。隆祚三年,汗夺豫王兵权,下旨迎绿萼入宫,封侧妃赐关雎宫。育皇六子、皇四女。隆祚二十四年,豫隐亲王殁,自觉有愧于毓玠,从此郁郁寡欢,二十五年秋,离世。追赠宸妃。

麟趾宫侧妃 董鄂明裳 42岁
载政元年指予时为寶亲王的隆祚汗为侧福晋,隆祚汗即位后赐居麟趾宫。育皇长子、皇次女、皇八子。是为衍庆宫庶妃之异母妹妹,隆祚初年二人因故争吵,不复往来。素与大妃不睦,希望其子争取储位。皇长子传效逝后,有渐与阿姐董鄂朝岚复睦之势,几将先时予亲子的所有心思,转嫁皇四子之上。

衍庆宫庶妃 董鄂朝岚 44岁
原清宁宫侍女,与载政汗之情在朝野沸沸扬扬。册立为大妃第二日,载政汗暴毙。后隆祚汗即位独排重议纳入后宫,赐衍庆宫,育皇四子。虽独居侧东宫之位,但因隆祚汗甚少涉足于此,故宫中众人皆以各种事由而避之。隆祚二十一年,四阿哥传启冲撞汗父,遭赐西宫侧妃膝下为子,衍庆宫与隆祚汗冲突愈烈,从而更滋长了皇四子心中的恨。

永福宫荣妃 瓜尔佳瀞潇(殁)
与隆祚汗青梅竹马,于隆祚元年入宫。育皇长女、皇三子、皇七子。表面与人和气,不拘小节,实则心中算计颇多,似是有意于其子夺位。隆祚二十六年冬,风寒不去,久病沉疴,撒手人寰之时,遗言予皇三子传敏“不夺江山非吾儿”。赠荣妃。

永福宫侧妃 郭络罗菁茹 27岁
隆祚十四年选秀入宫,赐永福宫配殿。隆祚汗极为宠爱,瓜尔佳氏殁后十四日,郭络罗氏得孕,隆祚汗亲册庶妃郭络罗氏为永福宫侧妃,并大摆筵席相庆。宫中多传,此胎若再得皇子,东宫侧妃之位非其莫属。

【隆祚汗子嗣亲眷】

和硕简孝亲王 爱新觉罗传效(殁)
隆祚汗长子,隆祚元年生,母麟趾宫侧妃董鄂氏。嫡福晋大昊公主秦氏。隆祚十五年封贝勒,隆祚二十年封简郡王,主吏部,掌正红旗,入内阁兼习朝政。性内敛,喜文胜武,崇慕南朝文化。隆祚二十六年九月,请旨陪同秦氏南下省亲途中遇刺,双双横死。追赠亲王爵,谥孝。

和硕简孝亲王嫡福晋 秦薇茵(殁)
大靖南方邦国昊之公主,隆祚十五年嫁予皇长子。性娴静。育有一女四岁,隆祚二十六年九月,南下省亲途中母女遇刺横死。

和硕简孝亲王侧福晋 纳喇晚秋(殁)
满州正白旗人,为和硕和敏额驸之妹,与皇长子青梅竹马。皇长子逝后,跳崖自尽而亡。

和硕简孝亲王庶福晋 郭络罗恬儿 25岁
永福宫侧妃郭络罗氏之妹,隆祚十七年指予皇长子。隆祚二十六年十一月,改嫁喀尔喀蒙古亲王幼侄。

和硕简孝亲王长女 爱新觉罗xx(殁)
生于隆祚二十二年七月。母嫡福晋秦氏。隆祚二十六年九月,南下省亲途中母女遇刺横死。

和硕简孝亲王继子 爱新觉罗富灵阿 3岁
生于隆祚二十三年。富灵阿,福禄之意。原为和硕和敏公主与额驸瓦克齐之子。隆祚二十六年九月,过继和硕简孝亲王传效为子,封贝子。

皇次子 爱新觉罗传敕 早夭
隆祚元年生,母大妃。于隆祚三年病殁,时大妃方诞皇五子。

皇三子 爱新觉罗传敏 25岁 
隆祚二年初,与皇长女同胎而生,母永福宫荣妃瓜尔佳氏。迎准噶尔汗之么女为嫡福晋。隆祚十六年封贝勒,隆祚二十年封英郡王,主刑部,掌镶红旗,入内阁兼习朝政。非长非嫡,然性好武好争,极力储位。隆祚二十一年准噶尔犯科尔沁,奉旨出征,为退准噶尔,屠准噶尔所占之科尔沁部落一城,因不容于大妃博尔济吉特氏。瓜尔佳氏殁,其奉遗言夺嫡,颇有与皇四子、皇五子玉石俱焚之势。

皇三子嫡福晋 绰罗斯迦婡 21岁 
准噶尔汗么女,隆祚十九年嫁皇三子。因大靖与蒙古各部关系日趋紧张,终年礼佛度日。育一女。

皇三子侧福晋 瓜尔佳舒明 24岁
满州正白旗人,永福宫荣妃瓜尔佳氏侄女,深受荣妃喜爱。因嫡福晋不问府事,俨然一家主母模样。

皇三子庶福晋 他他拉棠芮 22岁
庶妃他他拉氏侄女,镶红旗参领之女。育有一子。

皇三子长女 爱新觉罗xx 4岁
生于隆祚二十二年春,生母嫡福晋绰罗斯氏。

皇三子长子 爱新觉罗继渡 3岁
生于隆祚二十三年冬,生母庶福晋他他拉氏。

皇长女 早夭
隆祚二年初,与皇三子同胎而生,母永福宫荣妃氏。四岁时夭折。

皇四子 爱新觉罗传啟 25岁 
隆祚二年初生,母衍庆宫庶妃董鄂氏。不得父喜,多有讹传乃穆宗之子,隆祚汗虽明旨禁议之,然谣言未曾因此而止。嫡福晋佟佳氏。隆祚二十年封贝勒,主户部。不甘自幼所受嘲讽,自知汗位无缘,欲借扶植五弟为储,而求将来以掌权势。隆祚二十一年,过继麟趾宫侧妃董鄂氏为子,与二董鄂之间关系错综复杂。领正白旗,因有感朝中不得其志,将目光长远放于关内,期盼一举定鼎中原,建功立业。

皇四子嫡福晋 佟佳氏岚裳 23岁
满州镶黄旗人,三等子爵镶黄旗都统之女。性泼撒善妒。育两子。

皇四子长子 爱新觉罗继润 早夭
隆祚二十一年生,母嫡福晋佟佳氏。生而不足百日夭折。

皇四子次子 爱新觉罗继淳 3岁
隆祚二十三年生,母嫡福晋佟佳氏。

皇次女 爱新觉罗珠玉(殁)
隆祚二年末生,母麟趾宫侧妃董鄂氏。封和硕和敏公主,嫁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纳喇瓦克齐为妻。隆祚二十三年,难产而亡,遗一子赐名富灵阿,福禄之意。隆祚二十六年九月,过继和硕简孝亲王传效为子,封贝子。

皇五子 爱新觉罗传敬 24岁
隆祚三年生,母大妃。其出生后不久,皇二子即因病而逝,大妃心伤甚创,故由圣母皇太后亲自抚养。性聪颖却叛逆,隆祚二十年封嘉郡王,主兵部,隆祚汗命其入内阁习政,以磨练其性。隆祚十九年,娶朝鲜皇后侄女闵氏为侧福晋。继简孝亲王之后领正红旗,旗下兵丁多有不服,屡生事端。

皇五子侧福晋 闵恩彩 23岁
朝鲜皇后亲侄女,朝鲜领议政之女。隆祚十八年,大靖之东朝鲜国自请归降,朝鲜王无女,以皇后侄女为翁主和亲,隆祚汗为示恩典指予嫡子皇五子,在宫中习满语、礼仪,隆祚十九年与皇五子成婚。育一子。


皇五子长子 爱新觉罗继淞 1岁
隆祚二十五年生,母侧福晋闵氏。

皇三女 爱新觉罗氲瑢 23岁
隆祚四年生,母庶妃他他拉氏。他他拉氏难产而逝,交永福宫侧妃瓜尔佳氏抚养。隆祚二十一年指婚刑部侍郎觉尔察达哲,二十二年完婚。

皇六子 爱新觉罗传敦 23岁
隆祚四年生,母宸妃博尔济吉特氏。嫡福晋喀尔喀亲王之女。性温文好学。隆祚二十年封贝勒,主礼部。隆祚二十五年春,进多罗纯郡王,于朝中却颇有仁望,却一心辅佐皇三子传敏。二十五年秋,获罪降纯贝勒。知晓隆祚汗有意祭天,以视礼部之名,几番央求英郡王力荐。

皇六子嫡福晋 博尔济吉特韶颜(殁)
喀尔喀亲王亲王之次女,隆祚十九年嫁予皇六子。隆祚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五,入宫在御花园失足落水,溺而亡,死时有孕。

皇六子侧福晋 觉尔察梓桑 22岁
满州镶蓝旗人,兄任刑部侍郎,隆祚二十年指予皇六子。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溺死当场,觉尔察氏在侧,隆祚汗以“坐朝二十余年,后宫从无伤此性命之事”,颇为重视,命刑部彻查。育一子。

皇六子长子 爱新觉罗继淮 2岁
隆祚二十四年生,母侧福晋觉尔察氏。

皇七子 爱新觉罗传敘 早夭
隆祚六年生,母永福宫荣妃瓜尔佳氏。九岁与皇五子嬉戏,不慎溺毙池中。

皇八子 爱新觉罗传敔 早夭
隆祚七年生,母麟趾宫侧妃董鄂氏。五岁夭折。

皇九子 爱新觉罗传政 早夭
隆祚九年生,母大妃。与已故皇次子同月同日而生,深得大汗大妃疼爱,未料七岁出天花而病殁。

皇四女  爱新觉罗xx 15岁
隆祚十一年生,母宸妃博尔济吉特氏。母离世后,隆祚汗欲以之配嫁二等侍卫佟佳xx。

皇五女 爱新觉罗xx  14岁
隆祚十二年生,母大妃。

皇十子  爱新觉罗传敷 4岁
隆祚二十二年生,母永福宫侧妃郭络罗氏。


【亲贵大臣】

多罗平郡王 爱新觉罗传攸 29岁
镶蓝旗旗主,理藩院尚书,母纳喇氏。与皇长子亲近。皇长子遇刺后,奉汗谕领镶蓝旗彻查刺客。


多罗平郡王嫡福晋 博尔济吉特韶鸢 28岁
喀尔喀亲王长女,育有一子继澧。隆祚二十六年十一月,幼子继澧与皇五女玩耍时坠马而亡。

多罗平郡王侧福晋 纳喇宜惠 26岁
满州正白旗人,和硕和安驸马之妹,颇得平郡王宠。诞子继渊后一直体弱,长年卧病在榻。

多罗平郡王长子 爱新觉罗继澧(殁)
隆祚十八年生,母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隆祚二十六年十一月,坠马而亡。

多罗平郡王次子 爱新觉罗继渊 5岁
隆祚二十一年生,母侧福晋纳喇氏。

和硕和亲王 爱新觉罗继洵 22岁
隆祚十年汗谕和硕和亲王传敳返京,还正蓝旗主。隆祚十八年,传敳逝,其子继洵少年袭爵及正蓝旗旗主职。素与皇五子交好,性喜玩乐,正蓝旗事多听任旗下都统之言。隆祚二十四年,因正蓝旗都统领兵屠村一案牵连,和王一系,仍全数发往守陵。正蓝旗兵权收归隆祚汗亲领。

和硕和亲王嫡福晋 富察晚心 22岁
满州正黄旗人,内阁大学士一等公之么女,正黄旗副都统之妹。隆祚二十四年,随夫守陵。

和硕和亲王郡主 爱新觉罗xx 23岁
已故和亲王传敳之女,继洵之姐。隆祚二十二年,封郡主,远嫁准噶尔。

内阁大学士兼领侍卫内大臣 富察泰恒 55岁
爵封一等公,隆祚汗登基后获拔擢重用,肃清隆祚年间多次边境兵乱,深受宠信朝中亦颇具威望。乃皇五子之师,希冀皇五子有所作为。


内阁大学士 洪段 51岁
南境汉人,原为南朝小官,不得重用,后获罪潜逃大靖,与隆祚汗适于偶然。隆祚汗赞其才,遂破格录用,佐隆祚汗习汉制开科取士,削八旗之权,多为满州亲贵所怨。辛淮一案后,有心者藉事弹劾,遭停职拘禁府中。次年,仍复起用。


和硕和安额驸 纳喇瓦克齐 29岁
满州正白旗人。本为皇长子伴读,官拜从二品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富有学识,于朝中颇具声望,尚和硕和敏公主。隆祚二十三年,和敏公主诞子富灵阿难产而亡。二十六年九月,奉汗谕富灵阿过继和硕简孝亲王为嗣,封贝子,仍居纳喇府。

正二品正黄旗副都统兼御前一等侍卫 富察阿克敦 30岁
满州正黄旗人,内阁大学士一等公之子,性情穩重,被皇太后选为皇五子伴读,后拣为御前侍卫,隆祚二十一年升正黄旗副都统。

富察阿克敦之妻 博尔济吉特xx 27岁
科尔沁部族女,隆祚八年大妃省亲一见如故,遂带回大靖任女官,隆祚十六年嫁予时为二等侍卫之富察阿克敦。育有一子。

从二品刑部侍郎 觉尔察达哲
满州镶蓝旗人,镶蓝旗都统之子,隆祚十七年科举状元,具才干。隆祚二十一年指婚皇三女,二十二年完婚。皇三子主刑部,亟欲笼络。隆祚二十六年九月,皇长子殁,自此立场坚定,力佐皇三子。

从二品户部侍郎 叶赫那拉瑞恒(殁)
满州正蓝旗人,父为内阁大学士,昔为皇六子伴读。皇四子入户部后极力要让皇四子与皇六子结盟。极疼爱其妻。隆祚二十一年,弹劾前户部尚书里图中饱私囊,致使里图满门抄斩,三个月后,遇刺。隆祚汗以为国之栋梁,追谥“忠毅”。

叶赫那拉瑞恒之妻 富察琼华 27岁
满州正黄旗人,内阁大学士一等公之长女,兄正黄旗副都统。因兄长之故与皇五子自幼相识,受兄长影响希望其夫能支持皇五子。其夫死后,一心守节。然隆祚汗与其父皆对其另有盘算。

正四品内阁侍读学士 他他拉寤华(歿)
满州镶红旗人,参领长子,隆祚二十年入内阁为侍读学士,一心造一番功业,与皇三子交好。隆祚二十五年,奉皇三子命围剿南人乱党,中箭而亡。

正四品二等侍卫 佟佳雅各布斯 22岁
满州镶黄旗人,皇四子嫡福晋之弟,目前于清宁宫当值。敬仰其姐夫,常为其报信。隆祚二十六年冬,正为年关时的调迁奔走疏通,希冀进一等侍卫。


镶黄旗都统幼女 佟佳xx 18岁
满州镶黄旗人,皇四子嫡福晋幺妹,镶黄旗都统晚年得女,甚为疼爱,不舍嫁出。

从二品礼部侍郎衔协理理藩院事 钮祜禄连均 29岁
满州正红旗人,乃开国大臣一等公扎尔呼之孙,扎尔呼于太祖时期总两红旗,钮祜禄直系后代于两红旗中颇具威望。太宗年间,扎尔呼之子军中违纪,贻误军机遭斩,留一子一遗腹女。其子誓雪父耻,极力作为却苦不得志,仅为理藩院主事,却于隆祚二十一年屠城之事后一路拔擢,二十六年冬升礼部侍郎,仍协礼藩院务。


钮祜禄xx之妻 瓜尔佳氏(歿)
荣妃瓜尔佳氏远房侄女,于隆祚二十五年难产亡,留一子。


扎尔呼之孙女 钮祜禄氏xx 19岁
礼部侍郎之幼妹,待字闺中,为哥哥照顾其子,随其兄在朝中声望渐高,成为众亲贵说媒对象。




科尔沁亲王幼子 博尔济吉特苏赫 18岁
萨勒亲王幼子,隆祚二十六年十二月,汗传旨命英王携旨赴蒙,大赏科尔沁,另封萨勒亲王幼子苏赫一等侍卫,准与为首之大臣等共称汗“父贝勒”,与英王回京。


富察鸢    16岁
原是皇三子所救孤女,后富察家有意收养一女,皇三子抹去她的背景后送入富察府,取名富察鸢。富察家想养大之后送出去,皇三子欲暗中操控此女嫁一有用之人,机缘巧合之下同科尔沁亲王幼子苏赫产生感情。

【其他】

信成大君 李榯 23岁
朝鲜大王嫡次子,隆祚十七年同和亲翁主来朝为质子,习于国子监。崇南朝文化,曾与辛淮等人接触。隆祚二十六年十二月,朝鲜大王驾崩,朝鲜请册封新王国书抵京,隆祚汗却迟迟未下旨意,以大君替世子为新王谣言纷起。

衍庆宫宫女  佩玖  20岁
由皇四子送入宫中,后被安排在衍庆宫庶妃身边,向大汗汇报庶妃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