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阅读
  • 14回复

[书念清商]『万物情书』——娱乐圈

楼层直达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373
年龄
20
剧情
0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6-19

2021.5.12

徐晏其:[就一个婚纱照,愣是拍了一整天,不由发出诚挚问候,这些人到底都是干什么吃的??][想到按节目组的原本计划,晚上八点才能散场,头都是大的,于是从四点半开始,就从那个场地消失了,连招呼也没打][经纪人被甩在那,找不到人连打了十几个电话,直接给他设置成了屏蔽,然后给魏静雯发了条微信,问她现在住哪][少了一个人,婚纱照自然拍不了,没一会她果然秒回,发了个地址过来][开车往那个地址去的路上,趁红绿灯抽空百度了一个开锁电话打过去约了个开锁匠][到公寓门口时,开锁匠已经在那了,那人起初还东问西问不肯动手,只得耐着性子跟他解释,说这家住的是我女朋友,因为吵架了才叫他来的,并且二话不说给他转了一万,这才成功把门弄开,还觉得不够,干脆让他把锁整个换了把新的][锁匠高不高兴我不知道,但是被叫过来做饭的厨师看上去是真的不怎么高兴,大约他从来没被请到过一个连厨房都没他平时吃饭的餐桌大的地方?][对魏静雯这个居住环境深表担忧,但还是活生生忍了下来,忍到她回来,厨师也走了,只留下满桌子她爱吃的菜]

魏静雯:【录制因为徐晏其的突然离开提前结束,其实拍摄的东西也已经足够了,更因为他是资方的人,所以节目组也不敢说什么,反而对我一个劲道歉,至于我嘛,早点休息也有早点休息的好处。卸掉装扮时刚好收到他的微信,想了想还是发给了他,路小璐就在隔壁住着,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而且这回搬的是公寓楼,他敢乱来就叫保安赶出去!】……【回到住处的时候,发现连锁头都被换成了个无比欧式风格的,原来的钥匙我连拿懒得拿出来,我怎么会觉得这少爷能顾忌顾忌别人?觉得有些无语,拿出手机给里头的人打电话,电话一通——】徐晏其?你在我家里?

徐晏其:[房子太小的坏处就是,她明明是打的电话,可声音却是从门口传来的][也没去比较究竟是话筒里的声音比较大,还是门外的声音比较大,很自然地从沙发上起来,去给她开门]回来了?[指了指一旁鞋柜上刚拆下来的单把钥匙,并不觉得哪里有丝毫不对,理直气壮地笑了笑]我给你换了把锁,钥匙你拿着,别给别人,就这一把。[其余的当然不会给她,老老实实揣在西装兜里,那件西装被挂在衣帽架上,一切都很安全,安全的一切][解释完这一通,立马催她进门,还把身子让开,给她看餐桌上烛光晚餐的配置,当然,少不了有酒]边吃边聊?

魏静雯:【电话接通几秒,门就开了,看见徐晏其果然大剌剌站在门边,一下子不知道做什么反应,特别是看到他十分熟稔的把这个地方当成自己家,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住的其实是徐晏其的产业。】【顺着他的手看到新钥匙、新餐桌、还有比较浪漫精致的晚餐,默默地把手机放回包里,挪动着步子进去里头,一手把包挂在架子上,一手扶着鞋柜脱高跟鞋,虽然被他一手推到餐桌落座,但还是觉得很迷幻。】不是……你为什么要换我的锁?而且钥匙怎么会只有一把?【目光落到桌上准备的东西,都是平时爱吃的,诱人的香气让我吞了吞口水,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这黄鼠狼还是我给的地址……算了,饿了,等下再审他。】散伙饭?

徐晏其:[在她进门后果断把门关上了,还特意加了个保险反锁][算是把她规规矩矩地请到餐桌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可稍稍靠近些闻到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就有些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再看她却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有些无语,寻思着这人是不是有失忆症,明明白天是她主动的啊??]那把锁我进不来啊。[不觉得这算是什么问题,至于另一个问题,更好回答了]因为这把是我专门请大师傅特制的锁,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不过你也不用太感谢我,毕竟你还没拿分手费,就当买锁了![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至于她信不信就随她了][两边对面坐好,给她倒了满满一杯红酒,没错,目的很明确地倒了满满一杯,而且这杯子还是专门挑的最大款]家常饭![自认酒量还可以,二话不说先举杯]你今天口头道歉了,但是我觉得还差点诚意,干了这杯,本少爷考虑原谅你。

魏静雯:【好理不直气也壮的人。】【没再搭话,拿起筷子先夹了点东西吃,毕竟是真的有点饿了,听到他把分手费挂在嘴边,还有一杯斟满的酒在眼前,反复斟酌他说的每个字,突然抬起头来看他,盯了好一会才对他笑笑。】行。我错了,我真的不该误会你,这杯酒,我干了。【把筷子放到一边,双手拿起酒杯,到面前时才发现这酒杯比脸还大,说实话我的酒量不算好,进演艺圈这些年都没多大长进,毕竟有他在,我从来不需要像一些人一般,需要去痛饮应酬,这应该也算他的保护、他的功劳,如果我欠的酒能用这一杯抵掉,那也不是不行。】【看他也把酒杯举了起来,更是不甘示弱,仰头把酒精慢慢吞进去,辛烈的味道从咽喉滚到胃部,不一会就已经觉得有些火辣辣的了,灼烧的感觉让眉头都团了起来,等那一杯慢慢没下去,脸颊已经泛上了红色,把空的玻璃杯放在餐盘边,揉了揉胃,这地方几乎被一杯酒填满了,再喜欢吃的东西都提不起兴致。】我喝完了,你别生气了。

徐晏其:[早在认识她以前,大概十五岁以后,就是夜店的常客,这些酒根本不在话下,随随便便就喝完了][可她却看上去辛苦许多,甚至让人有点看不下去,只好刻意撇过头不去看,同时再在她杯子里倒了满满的一杯][可是眼角余光却注意到她几乎是瞬间变色的两颊,以及揉肚子的动作,沉默着没说话,而是朝她招了招手,忽然不知想起什么,又很快否决了]算了。[是怕她真喝多了起不来,索性自己起身,两步后反手拉过椅子,摆在她的同一侧,慢悠悠地坐了下去]我……我想问你。[说不怪她,不真实,可如果说多恨她,却也不是,其实更多还是在意那个真相,偏偏又不敢问、不敢信][犹豫了一会,干脆拿起她面前那杯酒,咕噜咕噜喝下肚,算是壮胆才说出来]你今天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我,不会有别人?

魏静雯:【实操经验告诉我,酒喝得越慢就越不会醉,但我就算慢悠悠喝了,也还是从中剥出飘飘然的感觉,以致轻轻的一声‘嗯’,都像从鼻息间逸出。】是真的【我靠在椅背上,像在回想那天的样子,但无数个回忆镜头一齐涌过来,叫我无法拼凑出当时的真相给他,睁开眼睛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旁边,听他问这些话,心里就软软的了,完全忘了这少爷是非法进到我家的人。】我也要看脸的,那时觉得你挺好。是我欠你的酒,你不要喝了。【伸过手去摁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继续喝酒,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把他剩下的大半杯夺过来喝了下去,不像之前那样克制缓慢,而是一饮而尽,也不知道是不是酒意上了头,本来觉得苦辣的酒竟也能品出后味的甜来,绵绵依在舌头上,凉凉的。】【大概是发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脑子里像一团浆糊,往昔的回忆也幻化成点点碎片,粼粼在眼前——噢,原来是灯,灯也叠成了两个影子,我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我有点晕,去里面躺一下。

徐晏其:[刻意调成的昏暗的灯光,打在她脸上,衬得那双眼睛显得格外亮][想起第一次在直播间见到她时的样子,十几岁的少女,青春、活泼、热辣,骨子里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和身边许多其他女孩都不一样][那个年纪的少男少女,正该是最应该谈恋爱的时候,恐怕全天下唯有她会觉得一个男孩向她表现出的邀请是包养,而不是追求?]好。[对她的回答,并不置可否,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兴许是酒精慢慢在作用,也兴许是氛围太过暧昧,在她起身的那一刻,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轻轻往怀里一带][整个身体抵着她,将她抱起来让她在桌沿坐着,同时亲吻上她的嘴唇][因这一系列动作,原本放在桌上的醒酒器被撞倒,里面猩红的酒水从瓶口流出,顺着桌面流淌,沾染了她的衣裙,也为沉闷添了一丝喜庆]


=结=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373
年龄
20
剧情
0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6-19

2021.5.13

徐晏其:[几轮下来,很明显感受到她依偎在怀中时的无力,渐渐也就消停了,没过多久她的呼吸趋于平稳,猜是睡着了,就把空调关了,被子往她脖子上拉了拉][白天的拍摄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又一直踩着高跟鞋,怪累的,太惨了,可见女人在事业中,始终还是那个弱势群体][趁她睡着的工夫,很认真地打量起她的眉眼,越看却越看不出点啥,也不知道到底是被她哪里打动的,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完犊子了,这辈子怕是栽在她手里了][伴随着巨大的忧伤,和隐隐的窃喜以及小小的满足,轻声道过“晚安”,然后就也睡了][这一觉睡得挺好,如果不是她那该死的闹钟,还会更好!][在第不知道十几次个循环音响起时,终于忍不住嘈杂,睁开右眼翻身过去摸手机,摸了半天才成功关闭闹钟,世界恢复了清静][随手看了眼手表,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当代女青年设这么早的闹钟啊!!]

魏静雯:【昨天的酒喝得不算多,但也许是气氛刚好,也或许因为,我本来就做好了共度春宵的准备,所以一切都发生的理所应当且自然,也不知道折腾了几回,昏沉要睡的时候酒精已经散尽,便能分外感到熟悉的存在。】【身体极为习惯的偎在他手臂上,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安心睡去,大抵我自己也没意识到,习惯有些时候是很致命的,他轻而易举的突破我的防线——在没确定关系时就与他亲密无间,这跟以往似乎没有不同,这对我来说算不上一件好事。】【闹钟响起时人也基本上也清醒了,因为昨晚睡得极为香甜,睁开眼睛的时候很是神清气爽,直到闹钟响了好几次,听到连他都被吵醒,才慢吞吞撑起身体坐起来,柔软的凉被顺着光洁的肌肤滑下,露出脖颈肩颈上的淡色吻痕,手将遮挡摁扶在胸前,低下头在他脸上亲了亲。】你再睡会,我去打工。

徐晏其:[脑子醒了一半,眼睛还没醒,一边闭目养神,就格外放大了身体的感官,从她渐渐靠近的呼吸声中捕捉到她的意图,在她的唇刚刚贴在脸上时,一把把她拉下来,翻身压在身下]我们家不缺你一个打工人。[分手后从徐晏芝那听说她提出了辞职,单方面做主帮她收回了辞职报告][徐晏芝什么都不知道,只当两人闹了小别扭,根本没当真,是以请她安排空降到《是夫妇啊》这个节目时,她连问都没有问][这些,是魏静雯并不知道的]你的辞职,我姐没当真。掂掂,你的饭碗还在,犯不着那么拼。[悬在她身上,伸手替她拂开挡在额上的发丝,俯下身落了个吻,一切都太轻车驾熟,就像这几个月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你不是要复合吗?我给你个机会。二选一。第一,我继续包养你,给你想要的一切;第二,做我女朋友,什么都别想要。[这回是铁了心要看自己在她心里到家值什么分量,怕她心存侥幸,还特别认真地补了句]我说到做到,什么都不管你。

魏静雯:【早上八点,我又被摁回床上,没有酒精的麻痹作用,感官就变得异常敏感,手触及他滚烫的体肤,不自觉就从指尖燃烧到肺腑,我歪着头看他,散乱的发丝经他手拨开,吻便悄然而至。】为什么你会给我两个选择?【微露白的日光透过摇曳的窗纱缓缓泻入一隙,他支着身看我,我就着昏暗的光线打量他,他难得认真同我说这些,原本在后面抚摸他背肌的手往上拂去,双手一扣,成环勾住了他的脖颈,手上渐渐施力,让他的脸与身体往下,我便笑着看他贴近,直到近在咫尺,用鼻尖蹭了蹭他。】直接只说第二个就可以啦,男朋友。【嘴唇微微撅起碰了一下他的鼻尖,一双眼睛弯弯璨亮,又补了一句。】不过,我选什么你都无条件同意么?

徐晏其:[从懂事以来,身边就没缺过女人,可实际上对女人心却并不是特别懂][想象过许多次她的选择,如果她选前者,那说明以往对她的那些猜想都是有理有据的,可她偏偏选了后者,那与她之间这两个月的分手时光就显得有些多余][绞尽脑汁地想着,仍不能彻底下定论,坏就坏在直到现在还是放不下去,所以干脆把一切交给时间去验证]你选你的,我选我的,不冲突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甚至已经做好了第二次重蹈覆辙的准备,却依然义无反顾地愿意去尝试][感觉到身上的体温逐渐升高,腾出一只手去找空调遥控器,把空调打开,同时喊她]找下我手机,给XX哥(经纪人,我懒得取名字)打电话,让他帮我处理掉今天的事。哦,在屏蔽名单里找。[美好的一天,从翘班以及带女朋友翘班开始]

魏静雯:【当然没有遂他的心意翘班,只是委婉的稍微请了一个假,大概是我最近表现不差,而且今天戏份确实不多,导演也没说什么,还算客气的批了假。】【得到放松机会却是想着督促徐晏其工作,以前当他的情人,从没管过他这些,现在当他女朋友,当然工作也得要看好了。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才知道他下午三点有个广告拍摄的通告,嘴上不说,但在一点时连哄带骗的把人骗出了公寓,再哄着他拍广告。】【这一天下来我倒跟他的小助理一样,喝水时送水到嘴边,热的时候拿着小风扇给他吹,而某人似乎还很乐在其中,其他不说,当徐晏其的经纪人和助理可太难了吧。下了通告又要陪吃陪聊陪睡,工作量比当情人的时候翻不知道多少倍。】【复合的第一天,以小魏的筋疲力尽告终。】


结束。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373
年龄
20
剧情
0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6-19
2021.5.20

魏静雯:【复合过后生活就好像重新走上了正轨,下了通告后的其他时间已没有胡思乱想的缝隙,两个人就窝在我那个小小的公寓里,像一般的情侣一样,度过属于两个人的时光。但五月二十号这一天来得又急又快,这一天几乎对所有女生来说都是个特别的存在,我却是在接到任务卡的时候,经节目组提醒,才恍然大悟。】啊,拍摄那天是520啊,放心放心,我会准备好的。【早在节目收录之前就告诉我要准备小惊喜,在正式录入采访的时候,已经是自然而然露出坦然的神情,还要有几分娇羞,几分跃跃欲试,说出‘早有想好给对方送一个小礼物’——然而事实却是脑袋空空,这些年我似乎真的没了解过徐晏其到底喜欢什么,或者说他就没有对一个东西特别执着过吧。】【自己的手工能力有限,买的东西他又不缺,冥思苦想好久,干脆去定制了一对属于我与他的情侣对戒,因为知道徐晏其挑剔,所以材料什么的也要求要好的,这一下去了卡里大部分钱,只觉得心里在滴血。】【呜!为什么不能报销啊!】【呜!还是刷别人的卡香!】【到录制那天,定制好的戒指送了过来,装进包包里。白天我还在跟徐晏其卿卿我我缠缠绵绵,一到录制场地,就要尽量克制自己,毕竟上一期给予观众的糖分太高,还是要照顾一下男粉的心情。临华区的人流一向很多,不过拍摄时间是上班时间,比起周末,此时的万达影城还算冷清。没忘记任务卡的事件,自然挽起徐晏其的手臂,票呢,也是节目组早就买好的了。】我想看恐怖片【先给他打个预防针,别坐进里头了吓得不敢动弹,不过……印象中是没有同他来看过恐怖电影的,反而是喜剧片上映一部看一部,那偶尔也想换换口味嘛!手从他的手臂往下滑进他掌心里,顺势扣住他的十指,仰起头来朝他笑得人畜无害。】陪我看好不好,票我已经买好啦。

徐晏其:[既然说好重新在一起,也就很自然地过上了小两口没羞没臊的生活,但一直没有提过让她搬回别墅的事,为此甚至连对她小破公寓的嫌弃都一起收起来了][小日子过得倒也挺特别,是从前哪怕在学校读书那会儿都没享受过的特别,住宿条件特别差、活动空间特别小、隐私保护方面更是和别墅区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忍一忍、少出门,还是能凑合的][只有一个问题不太乐观——自从搞定她之后,对这个奇奇怪怪的节目的容忍度直线下降,如果不是为了照顾魏静雯的事业,怕是早跑路了][也因此,当得知今天的录制是去看什么鬼恐怖片的时候,几乎想转头就走,是被她不动声色的那个牵手给挽留下来的]……[看着她努力营业的表情,忍着心里想骂人的冲动,深呼吸了一次、两次,到第三次才感觉自己稍微冷静了些,于是挤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瞥了眼旁边的摄影机位工作人员说道]好啊。但是拍了不该拍的画面,到时候播出去会不会吓到观众啊。[隐隐的威胁表达出内心的拒绝]

魏静雯:【录制到现在,也只剩下我一个勤勤恳恳打工人,或者说徐晏其本身就是为我而来的。这下倒是真的公费恋爱了,手下握得紧紧的,他果然没有甩开,稍有冷冽的表情虽说是对着旁人的,但也隐隐约约觉得是在对我发脾气。】【带入感强的很。】好啦。【脸上笑容突然没了大半,但工作,还是得完成的。半拖拉一样把他带到检票口,轻车熟路到了放映厅,来得不晚,是以里头还放着广告,工作日时候看电影,就像包场了一样,偌大一个情侣厅只有我们,并座的小沙发正对着银幕,不前不后恰好是最佳观影距离。】【在落座时亮着的灯便熄了,银幕缓缓升起血字,像叙述般展开整个电影故事,因为早就知道这是内地的恐怖片,而国产的恐怖片素来以搞笑著称,抱着轻松的心态来看,表情却渐渐凝重,身体几乎缩在他的身体后面,不知不觉捏住旁边人的手臂,突然的尖叫与血色人影来临,赶紧把脸埋在他的肩头,耳边充斥得仍是可怖的声响,吓得声音都在抖。】徐晏其,那个、那个东西它走了没?

徐晏其:[完全是碍于她的面子,才老老实实坐在影院厅里的,可这个女人好像还不知足似的,摆出一副被迫营业的表情不知道给谁看][可是,笑起来的魏静雯才是最好看的啊,这样想,就故意没去看她的臭脸,也因此莫名看到了人生中第一段恐怖片画面][……………………………………][从小到大都要面子,当然不可能在自己女朋友面前露这个怯,把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用来控制自己的身体不缩起来,表面上好像无动于衷,实际上是整个身体都已经僵硬了,也亏得影院里光线暗,否则再怎么隐藏都藏不住一张忽然煞白的脸][眼睁睁看着她将头埋过来,趁势用靠近她的那只手把她圈在怀里,想拍拍她,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只得继续装淡定][而在她看不见的另一侧,手指抓着椅子扶手,无意识地一直用力,连掌背的青筋都很明显地凸起来了]嗯……[从鼻子里挤出一点细微的声音算作答复,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她听出情绪的波动][本以为这样艰难的时刻终于要过去了,谁知道电影的拍摄手法往往是峰回路转,在险些松口气的时候,忽然又来了一段惊悚情节,再也忍不住了,把双眼一闭,不管不顾地喊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魏静雯:【他的尖叫反而把影院里的恐怖气氛驱散,躲在他后面的我,听他的声音听得分外真切,本来觉得害怕的,这一下彻底不怕了。这……原来以前不看恐怖片的原因是因为不敢看?好家伙,这一瞒还瞒了三年。】【也是这时才感觉到他的身体有多僵硬,有种新奇的感觉慢慢在心里蔓延开来,一下看他紧紧闭着眼睛,脸色发白,觉得搞笑又心疼,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个样子?没过思想,径自坐起身把他拥在怀里。】别怕,这些都是假的,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还怕这个。【像角色对调,本应该在他怀抱中的我此刻张开双臂搂住他,声音却很是温柔,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原来你以前从不带我看恐怖片是因为害怕啊?

徐晏其:[实话说,看恐怖片氛围很重要,等到那一幕恐怖的画面终于过去了,失去了音乐的渲染,短暂地归入平静,这才感觉到尴尬]……[意识到和她的这个姿势实在不太体面了,连忙挣开她坐直到自己那张椅子上 ,清了清嗓子咳了咳][脑子一边迅速飞转,酝酿着怎么找回排面,一面已经听到她的质疑,下意识就反对]谁害怕啊!!![因为底气不足的原因,嗓门就特别大,甚至连脸都憋得有点红了,憋了好一会,才终于想到一个有点牵强的理由]我刚才是看你害怕!!我在给你配音知道吗???

魏静雯:


-结-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373
年龄
20
剧情
0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1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6-19
2021.6.20

魏静雯:【突如其来的事件打乱了会场秩序,惊叫和闪光灯原来是可以并存的,甚至在那刹那,我感觉闪光镜头就像他们的眼睛,不管前因后果的,死死盯住这场意外。】【那一下砸到地上实在是太重,除了痛,还是痛。后知后觉的察觉头发也散落到肩头,精心准备的造型泡汤,助理帮我挡住稍显狼狈的脸,搀扶着我离开红毯范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在离开的时候还是觉得茫然,后来才涌上害怕。】【要是那个人手上拿的是刀,我是不是就……】【聚光灯下的生活太绚烂,也太危险,有谁能想到Starry慈善夜,会发生这样的事故。在往休息室的走廊,已经得知那个扑过来的人,只是一个狂热粉丝,因为太想跟我拥抱,所以才不顾一切的冲上来,现在请求与我做调解,和平解决此事。】【听助理说这些时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不知道做什么答复,只是在抬头看到徐晏其的时候,步子停在原地,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徐晏其:[和徐晏芝,就像可怜巴巴的两个单身狗,在整个会场显得特别突兀,当然,徐晏芝自己可能一点都不觉得][今晚大概唯一值得安慰的事,就是因为恰好陪在徐晏芝的身边,才能在第一时间就听到宇宙里旗下艺人魏静雯出事了的消息][出了这种意外,徐晏芝要处理的事有很多,自然也就顾不上管她不着调的弟弟][也因此如愿以偿打着宇宙里公司的名义,直接找到她在的位置][看到她的时候心一下就化了,连忙过去,小心翼翼地给她上上下下检查着,然后立刻就看到了她身上青紫了一大块]怎么这么严重!不哭不哭不哭,我在我在!![先是心疼,然后就开始生气]那些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啊!![生完保安的气才想起那个始作俑者,心里恨不得打他一百遍,于是转头质问助理]那王八蛋人呢???

魏静雯:【其实是不想让他看到这个样子的。】【礼服皱皱巴巴,造型也早就毁了,一点都不像一个光鲜亮丽的女明星。等他快步过来把我看了一圈,才顺着他的动作去看,果然是受了伤。一时没有很大的感觉,这时身上好像响应一般,从摔的那一块开始疼,疼到往心里钻,不知道是委屈还是什么,只是一看到他,眼泪就不受控制掉下来。】【也不管这是在公众场合,也不顾这是工作时间,直接扑进他的怀里,无声落泪,在家里磕磕碰碰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次真的痛了,却是一丝气音都不出。哭过后却在想——如果没有徐晏其,我应该不会这样脆弱。】【听到助理嗫嚅了几句,有些担心这少爷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仰起面来看他,环着他腰身的手臂紧了紧。】你不要管,晏芝姐会处理的。

徐晏其:[印象里其实她很少像这样哭得真情实感,便猜她大约真的是痛极了,比上大学那会体育课摔跤还严重吧!][心里越想越气,如果不是因为此时此刻她紧紧地贴在身前,几乎就要立刻撸袖子找人干架去,可她却显而易见地并不支持,甚至用实际行动用手臂阻止了一切转身]男人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徐晏芝一个女人处理![徐晏芝是很能干,但她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宇宙里和宇宙里旗下那些艺人们的前途,她有她的权衡利弊与抉择,拿脚指头想也知道她九成九会息事宁人,毕竟这样的风波一旦被社会关注,对魏静雯的形象也不太好][在这件事上,她俩大概是同一阵营,可她们顾及不到的是:徐晏其没有那么多顾虑,甚至不介意因此招来任何黑料,只是想要为自己的女朋友讨回一个公道][成年人的世界太复杂,那些道理也并不是不懂,原本熊熊燃起的怒火最终还是慢慢被浇灭,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算了。[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用刻意放低几度的嗓门想哄她]我听你的。但是你现在受伤了,得把这里的事先放一放,跟我回家先,行不?

魏静雯:【提着的心在他的妥协中放了下来,穿了双不算高的高跟鞋,身量也才到他的胸口,在他怀里闷闷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东西,马上仰起头来,态度坚决。】不行不行,这是慈善晚会,我们先走了不好。【松开环着的手,让他好好看自己,甚至转了一圈来保证自己的无碍,但是声音却不是那么的有底气。】你看,我没事,等下让人处理一下就可以了……这个真不能提前走,各大名流都在这里,会有很多机会的……【几乎是把话摊开来说,换做以前大概是会以他的想法为主,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得如此彻底,说到后面几近微弱,停顿了一会才静静看向他。】听我的,好不好?

徐晏其:[……][她好像从来都习惯于将工作凌驾于其他任何事之上,从前还能以各种资源替换来达到说服她的目的,可自从两人关系重新建立,早就打定主意不再给她捷径,一时倒不好再提][回过头来看,和她之间最大的差别和阻碍,大概就是她那样看重的东西对徐家而已根本微不足道吧]……好吧。[尽管不理解,却还是选择尊重,只是还有最后的条件]先跟我去休息室,处理一下伤处。[说完也不管她应不应承,牵起她的手就朝走廊另一边去]


-结-
级别: 潛龍勿用
发帖
373
年龄
20
剧情
0
旗兵
0
优秀剧情
0
喝采
1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6-23
待编辑